书香校园

当前的位置:学校首页 > 学生天地 > 书香校园

明珠学校“领读未来”之清明祭英烈主题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4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6次 

00000.jpg

5-9年级阅读)

“领读未来”行动计划领导小组

 

文山去后南朝月  又照秦淮一叶枫

——走近烈士方志敏

根据《人民网》史料整理

方志敏,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杰出的农民运动领袖。1927年12月,领导了弋阳、横峰一带农民的武装暴动,创建赣东北苏区,领导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先后任赣东北省、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红十军、红十一军政治委员,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他是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36名军事家之一。

1934年11月初,红十军团奉命北上抗日,在皖南遭国民党军重兵围追堵截,艰苦转战两月余,终因寡不敌众,弹尽援绝,方志敏同志被叛徒出卖,于1935年1月29日在江西玉山县被俘。在狱中,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和种种酷刑,他始终坚守党的秘密,坚贞不屈。1935年8月6日,方志敏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枪杀于南昌市郊外下沙窝,时年36岁。

在狱中,方志敏忍着病痛和酷刑折磨,在短短的半年中先后撰写出《可爱的中国》《清贫》《狱中纪实》《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等12篇文稿和信件,计约13万余字。方志敏高贵的革命品质和伟大的人格,教育和感化了狱警、看守等人,使得他的珍贵手迹秘密转出留传于世。他的遗作堪称爱国主义的千古绝唱,成为中华民族不朽的精神财富。

英烈虽逝,精神永存。一直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有诗作、题词来深情咏赞他纪念他。1940年,叶剑英带着十分悲痛、惋惜的心情为方志敏烈士遗照题诗,写下了一首气势恢宏、荡气回肠的七言绝句:

血染东南半壁红,忍将奇迹作奇功。

文山去后南朝月,又照秦淮一叶枫。

同年9月,在重庆的郭沫若读了方志敏的遗作和叶剑英的诗之后,深受感动,心潮难平,随即和诗七绝一首,来称赞方志敏的业绩和精神:

千秋青史永留红,百代难忘正学功。

纵使血痕终化碧,弋阳依旧万株枫。

1953年4月,毛泽东在登莫干山时,又曾对身边的同志说:“方志敏同志是有勇气、有志气而且是很有才华的共产党员,他死得伟大,我很怀念他。”

毛泽东晚年曾在大字本二十四史的空白处做了如下批语:“岳飞、文天祥、曾静、戴名世、瞿秋白、方志敏、邓演达、杨虎城、闻一多诸辈,以身殉志,不亦伟乎?”毛泽东也将方志敏与文天祥相提并论。

1984年6月,邓小平为江西省委编辑的《方志敏文集》题写了书名。

习近平同志曾深情地说:“我多次读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的《清贫》。那里面表达了老一辈共产党人的爱和憎,回答了什么是真正的穷和富,什么是人生最大的快乐,什么是革命者的伟大信仰,人到底怎样活着才有价值,每次读都受到启示、受到教育、受到鼓舞。”

今天,烈士已长眠地下,但其为人民立下的不朽功勋,将永远受到后来人的怀念!他的英魂永在,丰碑永矗!

 

可爱的中国(节选)

方志敏

中国处于温带,不十分热,也不十分冷;中国土地广大,纵横万数千里。中国许多有名的崇山大岭,长江巨河,以及大小湖泊。中国土地的生产力是无限的;地底蕴藏着未开发的宝藏也是无限的;废置而未曾利用起来的天然力,更是无限的。

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苦,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这时,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的立在人类的面前。

假如我还能生存,那我生存一天就要为中国呼喊一天;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瘗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诚的寄托吧!在微风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是上下点头,那就可视为我对于为中国民族解放奋斗的爱国志士们在致以热诚的敬礼;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摇摆,那就可视为我在提劲儿唱着革命之歌,鼓励战士们前进啦!

亲爱的朋友们,不要悲观,不要畏馁,要奋斗!要持久的艰苦的奋斗!把各人所有的智慧才能,都提供于民族的拯救吧!

 

清 贫

方志敏

我从事革命斗争,已经十余年了。在这长期的奋斗中,我一向是过着朴素的生活,从没有奢侈过。经手的款项,总在数百万元;但为革命而筹集的金钱,是一点一滴地用之于革命事业。这在国民党的大人物身上,颇似奇迹,或认为夸张;而矜持不苟,舍已为公,却是每个共产党员具备的美德。所以,如果有人问我身边有没有一些积蓄,那我可以告诉你一桩趣事:

就在我被俘的那一天——一个最不幸的日子,有两个国民党军的兵士,在树林中发现了我,而且猜到我是什么人的时候,他们满肚子热望在我身上搜出一千或八百大洋,或者搜出一些金镯金戒指一类的东西,发个意外之财。哪知道从我上身摸到下身,从袄领捏到袜底,除了一只怀表和一支自来水笔之外,一个铜板都没有搜出。他们于是激怒起来了,猜疑我是把钱藏在那里,不肯拿出来。他们之中有一个左手拿着一个木柄榴弹,右手拉出榴弹中的引线,双脚拉开一步,作出要抛掷的姿势,用凶恶的眼光盯住我,威吓地吼道:

 “赶快将钱拿出来,不然就是一炸弹,把你炸死去!”

 “哼!你不要作出那难看的样子来吧! 我确实一个铜板都没有;想从我这里发洋财,是想错了。”

我微笑着淡淡地说。

 “你骗谁!像你当大官的人会没有钱!”

拿手榴弹的兵士坚决不相信。

 “决不会没有钱的,一定是藏在那里,我是老出门的,骗不得我。”

另一个兵士一面说,一面弓着背重来一次,将我的衣角裤裆仔细地捏,总企望着有新的发现。

 “你们要相信我的话,不要瞎忙吧! 我不比你们国民党当官,个个都有钱,我今天确实是一个铜板也没有,我们革命不是为着发财!”    我再向他们解释。

等他们确知在我身上搜不出什么的时候,也就停手不搜了;又在我藏躲地方的周围,低头注目搜寻了一番,也毫无所得,他们是多么的失望啊!那个持弹欲放的兵士,也将拉着的引线仍旧塞进榴弹的木柄里, 转过来抢夺我的表和水笔。后彼此说定表和笔卖出钱来平分,才算无话。他们用怀疑而又惊异的目光, 对我自上而下的望了几遍,就同声命令地说:“走吧!”

是不是还要问问我家里有没有一些财产?请等一下,让我想一想,啊,记起来了,有的有的,但不算多。去年暑天我穿的几套旧的汗褂裤, 与几双缝上底的线袜,已交给我的妻放在深山坞里保藏着——怕国民党军进攻时,被人抢了去,准备今年暑天拿出来再穿,那些就算是我唯一的财产了。但我说出那几件“传世宝”来,岂不要叫那些富翁们齿冷三天?!

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

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写于囚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