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校园

当前的位置:学校首页 > 学生天地 > 书香校园

“春在城南芳草路”主题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5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5次 

“春在城南芳草路”主题阅读

6-9年级阅读)

清源阅读圈子

0000.jpg

 

总有那一片蛙声

作者:古清生

领读:魏志彤

 

在南国的时候,我的窗前有那么一块低洼的草地,春天的日子来临,它便会生长许多的小草,甚至开出一些小小的花朵,招引一些蜜蜂在那里抖着金翅嗡嗡地飞。许多小孩子们,很喜欢在那块草地上采花或者玩一些他们认为好玩的游戏。这样的日子总是很温馨的,因为阳光、花草和小孩子们,足以把春天装点得美丽因为阳光、花草和小孩子们,足以把春天装点得美丽而又亲切,让人忍不住掩卷,心驰神往。但是在五月的时节,就会有一场场的雨水降临,雨水把草地旁的冬青树洗得很绿,那种很清凉的绿,并且注满整个的草地。于是孩子们用纸折起小小的洁白的纸船,来到草地那片水洼子上,启航他们的小小的梦想。

唯有月夜,那块草地是完全属于我的。这时候夜安睡了,一轮皎洁的月儿来到水洼子上,映得那水好一片白。在白水之上,忽然有不知来于何处的小蛙,欢快地跌跌地跳跃,仿佛是要把那一轮月儿从水中端详个究竟,或者坐在月儿之上,让月儿浮托它走。小蛙们如同孩子,待它们游戏得尽情的时候,就一齐坐在水上唱歌。那就是在我的生命中离不去的蛙声了。惯于在夜里读书和写作的我,就极爱着那一扇窗,起起伏伏的蛙声,能让我的思绪飘浮,进入这样一个季节深处。

但我却没有了南国的那一扇窗子,羁旅北京的日子长长,我的窗前,纵是也有这样一块草地,一簇绿柳,在春天的阳光里,还会有一树杏花装点。但是北国没有雨季,我看不到小孩子们折纸船的情景。北京是要到七月或者八月才会有雨,那是槐花开放的时节了。北京的雨会与槐花下了一街,一街的槐花雨把整个日子都流淌得芬芬芳芳,但即是这样的雨,仍不会积上一洼水,引来天使一般的小蛙,所以即使雨后有月,她也在这芬芳里找不到栖落和梳洗的地方。

我固执地想,如是北京的槐花雨能够积成一个洼子,这样一个清浅的弥漫着槐花芬芳的水洼子,有一轮皎月把水映得银银的白,有一群天使般的小蛙,它们围着月儿唱歌,那该是多么的好啊。我常常在雨后的北京的夜里出走,我以为我是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地方的,它就在某一扇窗下,甚至那窗前也有一个痴情展卷的学子,甚至水边,还留着孩童戏水的赤足的脚印。可是,我的出走,却并没有找到这样一个地方,我想终归是有这样一个地方的,是我没有找见它罢了。

居京的月夜,于我它是散文化的时光,我在键盘上演绎着一个个的梦,情至深处,会忽然在某一段落,浮起一片蛙声,是南国的春宵里那天真烂漫的蛙鸣,初是浅浅低低的几声,孤独而悠远,渐渐地汇合起蛙的合唱,且愈来愈临近我的窗,仿佛就在那一簇柳下。此时人便恍惚地进入以往的时光,一颗羁旅中的心,忽然的一热,为之深深的感动。但待我有心凝神细细地聆听,却发现窗外是一片寂静,静得月的清辉飘落到柳叶儿上发生的细小的沙沙声都能够听到,只是没有了蛙声。哦,此时的我,这才感到深深的失落,原来那一片蛙声,它源于我的梦里,或者说,是那永远也拂不去的幻听了。

春天的今夜,便又是这样,我打开了电脑,轻轻地敲出一段怀想的文字,不觉间窗外就有了一片蛙声,是如许的亲切,如许的温馨,它拂动着春夜的暖风,沿了情感的脉络缕缕入心。然我猛然地觉醒,却分明是,寂夜无边!人不由地发现,那暖暖的一缕情思,竟也就化成两滴浸冷的泪珠,冰凌般的挂在两腮。(摘自古清生《漂泊者的晚宴》)

 

[阅读链接]

古清生,畅销书作家。1994年,辞去公职到北京从事职业写作,主要从事产业研究,地域文化考察,独立评论和美食美文写作。已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和报告文学集23部。

94年到了北京后,古清生以自己的流浪经历和情感写作散文,媒体称他为中国第一流浪作家、自由撰稿人。数年后因没有灵感可写,开始尝试美食写作,却从此一发不可收。在京城客居久了,古清生渐渐生出一种恐惧与焦虑,他再度毅然与过去的生活方式决裂,从1999年开始,古清生腾出一半的精力从事人文地理、生态地理和地质地理的考察。古清生开始了全国各地的行走,所到之处,考察当地人文地理外,就是品尝地方特色美食,然后写美食散文,发给各报刊或专栏,年底将这些美食散文结集出书。

在谷清生看来,为中国五千年文化,就是一部食文化。食文化是农耕文化的外壳。他对美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人人都觉得故乡的食物最好,故乡是一种酶,味觉之上含有乡愁。童年吃的东西,便融入味觉记忆中了,再也难以改变。也许,一个人吃遍天下,最难忘记的,还是母亲做的菜,那份质朴,那份关爱。

古清生的美食散文,随着他走遍天下的足迹,渐渐演绎成一种独特的旅食散文文本。古清生每年收到全国各地邀请,或担任美食顾问,或出席电视台美食嘉宾。这为他写作旅食散文创造了更好条件。他也俨然成了中国权威的美食家。

 

[领读点拨]

读《总有那一片蛙声》,必须先了解一下古清生的个人经历。作者1994年辞去公职,离开南方到北京以写作为生,这样的漂泊生活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对自我生命价值的挑战。

假定本文就是作者的心路历程的反映,文章的意蕴就好理解了。“那一片蛙声”就是作者在南国夜晚窗前听到的。那个“窗前”低洼的草地的景色是迷人的:“因为阳光、花草和小孩子们,足以把春天装点得美丽而又亲切,让人忍不住掩卷,心驰神往。”窗前的这块草地在月夜里的景致更加让作者沉醉:皎洁的月儿,映白的水,跌跌地跳跃的小蛙,蛙儿坐在月儿之上……故乡的那蛙声在作者的生命中始终萦绕不去。而不管是羁旅北京的日子,还是行走他方的路上,作者再也没有听到南国时听到的“那一片蛙声”。作者一直在打拼,一直在奋斗的路上,“那一片蛙声”是作者回不去的南国记忆,“那暖暖的一缕情思,竟也就化成两滴浸冷的泪珠,冰凌般的挂在两腮”是作者对故乡和过去的深切怀念。

一切物语皆情语。本文在写景上抓住很多细节,非常生动,反映出内心和情感的细腻,越是写得真切细致,越是体现了思乡之情之甚。另外,本文对春天的描写角度独特,值得多读几遍,仔细体会。

 

 

 

醉 太 阳

作者:丁立梅

领读者:于 芳

 

天阴了好些日子,下了好几场雨,甚至还罕见地,飘了一点雪。春天,姗姗来迟。楼旁的花坛边,几棵野生的婆婆纳,却顺着雨势,率先开了花。粉蓝粉蓝的,泛出隐隐的白,像彩笔轻点的一小朵。谁会留意它呢?少有人的。况且,婆婆纳算花么?十有八九的人,都要愣一愣。婆婆纳可不管这些,兀自开得欢天喜地。生命是它的,它做主。

雨止。阳光哗啦啦来了。我总觉得,这个时候的阳光,浑身像装上了铃铛,一路走,一路摇着,活泼的,又是俏皮的。于是,沉睡的草醒了;沉睡的河流醒了;沉睡的树木醒了……昨天看着还光秃秃的柳枝上,今日相见,那上面已爬满嫩绿的芽。水泡泡似的,仿佛吹弹即破。

春天,在阳光里拔节而长。

天气暖起来。有趣的是路上的行人,走着走着,那外套扣子就不知不觉松开了——— 好暖和啊。爱美的女孩子,早已迫不及待换上了裙装。老人们见着了,是要杞人忧天一番的,他们会唠叨:“春要捂,春要捂。”这是老经验,春天最让人麻痹大意,以为暖和着呢,却在不知不觉中受了寒。

一个老妇人,站在一堵院墙外,仰着头,不动,全身呈倾听姿势。院墙内,一排的玉兰树,上面的花苞苞,撑得快破了,像雏鸡就要拱出蛋壳。分别了一冬的鸟儿们,重逢了,从四面八方。它们在那排玉兰树上,快乐地跳来跳去,翅膀上驮着阳光,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积蓄了一冬的话,有的说呢。

老妇人见有人在打量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先自说开了:“听鸟叫呢,叫得真好听。”说完,也不管我答不答话,继续走她的路。我也继续走我的路。却因这春天的偶遇,独自微笑了很久。

一个年轻的母亲,带了小女儿,沿着河边的草坪,一路走一路在寻找。阳光在她们的衣上、发上跳着舞。我好奇了,问:“找什么呢?”

“我们在找小虫子呢。”小女孩抢先答。她的母亲在一边,微笑着认可了她的话。“小虫子?”我有些惊讶了。“我们老师布置的作业,让我们寻找春天的小虫子!”小女孩见我一脸迷惑,她有些得意了,响亮地告诉我。

哦,这真有意思。我心动了,忍不住也在草丛里寻开了。小蜜蜂出来了没?小瓢虫出来了没?甲壳虫出来了没?小蚂蚁算不算呢?

想那个老师真有颗美好的心,我替这个孩子感到幸运和幸福。

在河边摆地摊的男人,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些银饰,摆了一地。阳光照在那些银饰上,流影飞溅。他蹲坐着,头稍稍向前倾着,不时地啄上一啄——— 他在打盹。听到动静,他睁开眼,坐直了身子。我拿起一只银镯问他:“这个,可是真的?”他答:“当然是真的。”言之凿凿。

我笑笑,放下。走不远,回头,见他泡在一方暖阳里,头渐渐弯下去,弯下去,不时地啄上一啄,像喝醉了酒似的。他继续在打他的盹。春天的太阳,惹人醉。

 

【阅读链接】

丁立梅,作家,江苏东台人,江苏省课外阅读指导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代表作品《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仿佛多年前》。作品《花盆里的风信子》入选新加坡中学华文课本。作品《有一种爱叫相依为命》入选全国中等专科院校《语文》教材。被读者誉为“最暖人心的作家”。

【领读点拨】

自古以来,人们就喜欢讴歌春天。很多著名作家都写过关于春天的文章。中小学老师也把描写春天作为习作的常选命题,如何写春天呢?我们不仿从名家、大家的作品看看他们是如何写的。一切物语皆情语,春天是一样的,但人们站的角度不同,心境不同,把握的细节不同,文章便呈现出不同的美。

作家丁立梅的《醉太阳》如同朱自清的《春》一样,非常精美,文字所展现出的春天的样子比我们自己亲眼看到亲身感受到的春天还要美,还要真切,这篇文章值得我们仔细品读。

作者从岁月深处走来,把草儿、花儿和亲情晾晒在阳光里头。风的气息,花的气息,叶的气息,太阳的气息,还有长辈的气息,同辈的气息,都展现在她的笔端……作者运用语言的技巧高超,“雨止。阳光哗啦啦来了。我总觉得,这个时候的阳光,浑身像装上了铃铛,一路走,一路摇着,活泼的,又是俏皮的……”“春天,在阳光里拔节而长。”……在她的笔下,阳光、空气、花草被赋予了生命,也那么多情多意。很平常的方块字,经她一排列组合,你便手不释卷:爱读、耐读、乐读。

 

春燕归来

作者:厉彦林

领读:何坤爱

   

春天迈着灵巧蹒跚的步子来了,那一群群身着燕尾服的燕子,也潇洒地从南方回家了。

燕子真可谓活脱脱的春之精灵。

清晨的山乡素雅、恬静、温馨,麦苗刚刚泛绿拔个,树木冒芽扬絮,农家小院简洁质朴,还有缕缕炊烟袅袅升起……仿佛是一团披着薄薄轻纱、朦朦胧胧的梦。睡醒的燕子展开双翅、轻盈地飞出窝巢,一只,又一只……叽叽喳喳的叫声划破山野的寂静,一会儿工夫,绿树丛中,农舍屋顶,到处都是燕子飞翔的身影。时而在蓝天中箭一般上下翻飞,冲散片片白云和缕缕炊烟;时而栖落屋顶、门前,迈着方步悠闲地四处张望。远处长长的电线上,时常布满密密麻麻的小点,像一串歌唱山乡风光的五线谱,又像一排刚上学的孩子在听着口令做早操,那景致别有一番韵味。

燕子恋人,也恋家。无论贫富,不管房子高矮,只要选中谁家、在谁家筑了巢,明年春天必定不远千里万里,不顾风雨飘摇,历经磨难,继续回到老房东家。进门一看,那屋梁上的燕巢也必定完整如初。山乡虽然每年都有新燕子来,可主人与新燕子的父母是老相识、老邻居。燕子与农家相敬如宾,相处和睦,共同度过这段美好的时光。

春天是农家最繁忙的时节,庄稼人天不亮就下地,耕田、播种、除草,如果遇上旱天更是累上加累,没白没夜地辛勤劳作着。这个时候,到山村看看,你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许多农户家的大门紧锁着,而堂屋的门却大敞着。原来主人担心妨碍燕子出出进进,下地劳动时干脆把堂屋的门开着。谁家住着燕子,谁家能把堂屋的门开着,谁家就住着福气和吉祥,就守候着丰收和喜庆的消息。

那是个非常安谧的上午,春风轻拂,吹在身上暖洋洋的。我坐在院子里的那棵大槐树底下静静地读书。忽然一阵燕语自天而降。住在我家的那窝活泼伶俐的燕子外出觅食归来,在进屋之前先栖落在我家那棵梧桐树上,兴奋地讨论着什么。那话一句接一句,又急切,又欢快,像一群春游归来的小学生,喋喋不休地争抢着倾述所见所闻。老燕子看着小燕子日渐老练,心情激动,飞上飞下,手舞足蹈。我听不懂它们的话,但我分明感受到它们的快乐。我目不转睛地欣赏着,突然那只小燕子竟然悄悄落在我读书的饭桌上。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仔细端详着,忍不住轻轻地、微微地笑了。与这小精灵如此近距离地接触,竟让我十分激动,紧张和欣喜迅速传遍了我的每一根神经。我能看清它的每一根羽毛,刚刚长出的乳毛细细密密的,黑白相间。那小燕子眼睛黑黑的、亮亮的,嘴唇黄黄的,小脑袋摇来摇去,还用嫩黄的小嘴巴啄几下我的书本,透出几分天真和调皮。我们没法用语言沟通,但我读得懂它那单纯友善的目光。我鼓鼓嘴,轻轻吹吹口哨,它竟然高兴地点点头。我们像是一对好朋友,用彼此真诚和善意,守候这短暂而美妙的时光。在那充满快乐和感激的对视中,我异常轻松,心中沉积数日的疲倦和郁闷,随着小燕子的身影飘散了。

春天,燕子们争相展示优美的舞姿,感受着春光的爱抚和生活的乐趣。它们与人和睦相处,捕食昆虫,保护农作物,守候农家的收成。秋天来了,又要带领子女跋山涉水、长途旅行,抵抗暴风雨的淫威和烈日的曝晒,甚至耗尽生命。因而更懂得珍惜生活,一旦安顿下来,总是恩爱和睦,小燕子享受着长辈无限的疼爱。燕子从南方回来不久,小燕子就降生了。这时的老燕子异常勤快,忙着捉来各种活蹦乱跳的小虫子。老燕子刚飞进屋,那小燕子就张开黄黄的小嘴,喳喳地叫喊争抢。小燕子吃饱了就开始撒娇,头在老燕子身上拱来拱去,然后安静地睡觉。小燕子渐渐长大了,应当学飞了。记得有一只小燕子胆子特别小,别的兄弟姐妹都会外出觅食了,而它仍然胆怯地叫着,扑棱着翅膀就是不敢从巢里往外飞。燕子妈妈急了,一翅膀把它打出了燕巢。谁料这只小燕子忽忽悠悠地飞了几下,掉在了我家堂屋的地上。这时小燕子急了,咧着嘴大声惊叫着,恳求妈妈解救。老燕子担心孩子受到意外伤害,惊恐万状,那叫声近乎凄惨和绝望,一边在屋里七上八下地翻飞着、示范着,一边急切地催促着、鼓励着,竟几次想把小燕子叼起来。小燕子急中生智,扑棱了几下翅膀,歪歪扭扭地飞到了院子里、落到树上。小燕子没有责怪妈妈,反而兴高采烈地唱着、跳着,那分明在说:多亏妈妈一翅膀,才让自己长大,学会了飞翔。老燕子见小燕子有惊无险,欣慰中又透出一分难割难舍。小燕子的飞翔和独立,是老燕子的殷切期望,也是脱离家庭、走向独立的开始。燕子们就是这样在爱与恨、聚与散、生与死之间一辈辈承传和繁衍。

燕子最体谅人、最关心人,从不给农家添麻烦,连窝里的垃圾也一点点地叼到野外。主人在家时,躲在燕窝里呢喃细语,温文尔雅。天要下雨,燕子们总是喳喳叫着,在你面前反复低飞,给你预报气象。即使下雨天羽毛被淋湿了,总是在进屋之前先抖抖翅膀。一场秋雨一场寒,燕子们必须在霜降前恋恋不舍地飞向南方。它们不愿惊动邻居,也不愿邻居因它们离去而伤心,总是在夜深人静、明月当空的夜晚迁徙,走得无声无息,不留任何声响和只言片语,甚至连一支轻柔的羽毛也不留下……只把一种期待留下,一种美好的记忆留下。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上几岁年纪的人总是盼着儿女早早像小燕子长硬翅膀飞上蓝天,然后又盼着孩子像飞出的鸟儿常常回归母巢团聚,你一言我一语诉说辛酸与幸福。在外的人离乡久了,见到回归的燕子,胸中自然涌动思乡的情感,渴望如同燕子年年飞走、年年回来。叶落归根,总得回到自己在南方或北方的旧巢。冬已过去,春暖花开,我们该像那美丽勇敢、感恩重情的燕子,义无反顾地飞回老家……

 

[资料链接]

厉彦林, 山东莒南人,诗人、散文家。散文曾获冰心散文奖、吴伯箫散文大奖赛一等奖等,大量作品被各种选集、年选、《读者》《散文选刊》《青年文摘》《散文(海外版)》《新华文摘》选登和中高考试题、写作教材选用。

[领读点拨]

本文用细腻的笔触写春天的燕子,通过春天的精灵――燕子抒发对春天的热爱,赞美生活的美好。

读厉彦林先生的作品,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乡土气息浓郁,地域色彩分明,文字质朴厚实,内涵丰富接地气,读后耐人寻味。厉彦林先生自然深谙写作之道,他笔下的世界绝对不会照搬生活,“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他笔下的童年钟声、青石小巷、归来春燕,无一不是经过慧眼凝视,无一不是经过心灵过滤。

作者笔下的燕子不同于刘禹锡的《乌衣巷》,承载着兴衰更替与世事沧桑;不同于晏殊的《浣溪沙》,陈述着斗转星移与韶华易逝。“这一只”春燕“真可谓是活脱脱的春之精灵”,它带有温暖亲切的烟火气,在山乡,在寻常百姓家。“燕子恋人,也恋家。无论贫穷,不管房子高矮,只要选中谁家、在谁家筑了巢,明年春天必定不远千里万里,不顾风雨飘摇,历经磨难,继续回到老房东”“谁家住着燕子,谁家能把堂屋的门开着,谁家就住着福气和吉祥,就守候着丰收和喜庆的消息。”人类与燕子亲如一家,在诠释着生活中最可贵的真情,传达着作者最美好的祈愿。每当读到这些优美、流畅的语句,即便是再浮躁的人也会感觉到作者内心的宁静,感受到心的节拍与大自然是那样和谐,继而被这种宁静和谐所影响,内心也会渐渐安静下来,不知不觉远离了尘世的喧嚣,走进天人合一的境界。

 

故园春(节选有改动)

作者:柯 灵

领读:梁裕岫

 

故乡的三月,是田园诗中最美的段落。

桃花笑靥迎人,在溪边山脚,屋前篱落,浓淡得宜,疏密有致,尽你自在流连,尽情欣赏。不必像上海的摩登才子,老远地跑到香烟缭绕的龙华寺畔,向卖花孩子手中购取,装点风雅。

冬眠的草木好梦初醒,抽芽,生叶,嫩绿新翠,妩媚得像初熟的少女,不似夏天的蓊蓊郁郁。

油菜花给遍野铺满黄金,紫云英染得满地妍红,软风里吹送着青草和豌豆花的香气,燕子和黄莺忘忧的歌声……

这大好的阳春景色,对大地的主人却只有一个意义:“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对乡下人不代表诗情画意,却孕育着梦想和希望。

天寒地裂的严冬过去了。忍饥挨冻总算又捱过一年。自春至秋,辛苦经营的粮食――那汗水淘洗出来的粒粒珍珠,让地主开着大船下乡,升较斗量,满载而去。咬紧牙齿。勒紧裤带,度过了缴租的难关,结帐还债的年关,好容易春天姗姗地来了。

谢谢天!现在总算难得让人缓过一口气,脱下破棉袄,赤了膊到暖洋洋的太阳下做活去。

手把锄头,翻泥锄草,一锄一个美梦,巴望来个难得的好年景。虽说惨淡的光景几乎年不如年,春暖总会给人带来一阵欢悦和松爽。

在三月里,日子也会照例显得好过些。“春花”起了:春笋正好上市,豌豆蚕豆开始结荚,有钱人爱的就是尝新;收过油菜子,小麦开割也就不远。春江水暖,鲜鱼鲜虾正在当令,只要你有功夫下水捕捞。……干瘪的口袋活络些了,但一过春天,就得准备端午节还债,准备租牛买肥料,在大毒日头底下去耘田种稻。挖肉补疮,只好顾了眼前再说。

家里有孩子的,便整天被打发到垄头坡上,带一把小剪刀,一只篾青小篮子,三五结伴,坐在绿茸茸的草场上,细心地从野草中间剪荠菜、马兰豆、黄花麦果,或者是到山上去摘松花,一边劳动,一边唱着顽皮的歌子消遣。

因为大自然的慷慨,这时候田事虽忙,不算太紧,日子也过得比较舒心。――在我们乡间。种田人的耐苦胜过老牛、无论你苦到什么地步,只要有口苦饭,便已经心满意足了。地主的生活跟他们差得有多远,他们永远想不到,也不敢想。――他们认定一切都命中注定,只好逆来顺受,把指望托付祖宗和神灵。

春天是使人多幻想,多做梦的。那些忠厚的农民,一年一年地挣扎下来。这时候又像遍野的姹紫嫣红,编织他们可怜的美梦了。

在三月里,他们是兴奋的,乐观的;一过了三月,他们便要在现实的灾难当中,和生活作艰辛的搏斗了。 

  [阅读链接]

柯灵(1909-2000年)编剧,评论家,浙江绍兴人。1938年创作了第一个电影剧本《武则天》。1948年至香港任《文汇报》副总编,创作电影剧本《春城花落》、《海誓》。1949年回到上海,曾任上海《文汇报》副社长兼副总编、《大众电影》主编等职,改编或创作电影文学剧本《腐蚀》《不夜城》《秋瑾传》等。  

  [领读点拨]

“油菜花给遍野铺满黄金,紫云英染得满地妍红,软风里吹送着青草和豌豆花的香气,燕子和黄莺忘忧的歌声……”。第一次读到柯灵《故园春》里的这段话时,心里微微颤抖了一下,无数春景涌上心头:海豚气象塔下,东湖湛蓝的湖水与晕着朝霞的天空缠绵着,层层绿意氤氲在树的顶部与根部,树下烂漫了的有粉白的杏花、金黄的迎春花、玫红的桃花;一场春雨后,空气里有了青草与泥土的清香,隐约还传来小鸟儿的叫声,这不就是现在嘉峪关的春光吗?我们今天享受的春天是诗情、是画意,但在1934年的柯灵认为:“春天对乡下人不代表诗情画意,却孕育着梦想和希望。”

“故乡的三月,是田园诗中最美的段落”是故乡总起句,接着便向读者展显出一幅美丽的春天田园画卷,桃花、草木、油菜花、紫云英和豌豆花的香气那么生动,仿佛就在我们眼前。作者从自然风光写到劳动的情形、生活状态与风俗人情,有力地彰显了主题。

大好阳春,花草树木开放生长,孕育着乡下人的梦想和希望;乡下孩子,在三月里边劳动,边唱着顽皮的歌子消遣;在春天的劳作,因为大自然的慷慨,春暖给人带来欢悦和松爽,心满意足;也表现了乡下人苦难艰辛中劳作中的兴奋与乐观。

姹紫嫣红的春天给人幻想和梦幻,农民面对现实的灾难与艰辛的生活,也能一年一年地兴奋而乐观地挣扎、搏斗,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

所以作者柯灵说:“故乡的三月,是田园诗中最美的段落。”人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不能因现实的磨难、暂时的困难而失去生存的斗志和生活的希望(生存与发展,是艰难的;但我们不能因为这艰难而失去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拥有梦想,能消解人生的苦难。